咨詢電話

400-666-3335

當前位置:首頁 > 綜合評價 > 綜合評價新聞 >
高考自主招生 更公平還是另一種不公平?
作者:管理員 日期:2018-06-06 19:16:40 點擊:

一項研究發現,家庭條件好、所在地區教育資源發達的學生更易獲得青睞。而在欠發達地區,能通過這條路獲得名校通行證的人則少之又少。

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里,人們拼競賽獎牌,父母陪同參加培訓班,授課老師自稱來自北京四中,培訓機構提供從選擇學校到幫寫自薦信等一條龍服務。

15年來,高校自主招生試點范圍不斷擴大,檢驗這項改革成果的標準,無疑是自主招生是否選拔出了更優秀的人才。

電腦屏幕閃爍,林琳急促地點擊鼠標,輸入自己的身份證號碼,18個數字,小心翼翼地核對了一次,兩次,三次,才點下“查詢”鍵。

“優秀。”頁面彈出兩個字,林琳尖叫了起來。

林琳是北京市一所重點中學的高三學生,這天是5月21日,北大公布2018年博雅計劃初審結果的日子。兩個月前,成績一直在年級名列前茅的她,決定同時參加清華大學自主招生“領軍計劃”和北京大學自主招生“博雅計劃”(簡稱“領軍博雅”)。

北大“博雅”的初審評價一共有四個等級:優秀、良好、通過和不通過。這意味著林琳在高考前給自己上北大“加保險”跨出了第一步。

在全國,像林琳這樣報考自主招生的高三學生,2018年有82萬名,相較于2017年的60萬人又增長了近37%。

15年前,首批22所入選國家“211工程”的重點高校啟動自主選拔錄取改革試點,各自拿出5%的招生名額進行自主招生。通過自主招生考試之后,可以得到相應的高考降分政策,少則10到20分,多則能降一本線錄取。

此后,試點院校范圍不斷擴大,到2018年3月教育部公布擁有自主招生權的高校名單,已有90所。

高校自主招生試點15年,是否選拔出了更加優秀的人才?試點范圍不斷擴大,從最初的精英化到普及化,又是否可能進一步由試點導向最終的高考招生改革?

報名時間逐年推遲且壓縮

從高二的暑假開始,高中班主任就提醒林琳留意自招考試機會。但今年看到各所高校公布招生簡章時,已經是3月20日之后,不少高中老師反映,自招考試報名時間逐年推遲且壓縮。“不提前了解,會措手不及。”

林琳能分到所在高中的“領軍博雅”名額,是因為第一次模擬考成績排名靠前。學校通知她可以申請“領軍博雅”計劃。準備所有初審材料,林琳忙了兩三天,材料主要包含兩部分,一是成績單,二是競賽證書。

林琳向南方周末記者介紹,清北的自主招生分為兩條渠道,一條是常規自主招生計劃,主要針對獲得各學科競賽獎項的學生;另一條就是“領軍博雅”計劃,主要選拔平時成績優異的學生。兩者還有一個重要區別是,“領軍博雅”計劃會給每個省份分配定量錄取指標,也就是說競爭范圍縮小到有限的本地。而參加常規自主招生計劃的學生,則要承擔與全國所有競賽獲獎優等生競爭的壓力。

一般來說,學生通過自主招生考試后,招生學校會與其簽訂招生考試合同,部分合同還包括專業選擇方面的優先權。“每個人其實可以不一樣,要看自己和學校談得怎么樣。”參加過2008年北京大學自主招生考試的姜健說。

姜健回憶,想要獲得自主招生考試資格可以通過學校推薦,也可以自薦。但一般而言,有學校背書,最終成功概率相對高些。

上海市一所985高校招生辦老師陳彥向南方周末記者透露,2018年自主招生報名人數大幅增加,原因在于不少院校簡化報考條件。以武漢大學、中國政法大學和東北大學為例,這三所學校在其招生簡章中對考生獲得獎項都沒有明確要求。不過,從現在通過初審的人數來看,中國政法大學和東北大學并沒有明顯增加。這說明一些高校看似自招門檻降低,其背后仍然有一套嚴格的審核機制。

據南方周末記者統計,今年有22所高校在招生簡章中明確自招考試只有面試,不再筆試。面試主要考察考生所報專業的特殊專長、創新思維及培養潛質。

30所高校今年的自招報名人數過萬,其中報名人數最多的西南大學突破三萬人,究其原因亦是西南大學的初審條件較為寬松,“七大類”學生均可報考。

所謂“七大類”,首先指的是競賽獲獎類和科技創新類,第三類是語文作文及英語(精品課)比賽獲獎類;第四類是專利類;第五是發表文章。此外,綜合成績優異或單科成績突出的學生也符合自招要求;最后一類是其他類學生,如地理類、航模類、財經類、海洋類等比賽獲獎或參加高校夏令營活動,均可獲得少數高校的自招機會。

“專注自主招生培訓超十年”

和林琳相比,顏巖的自招之路要坎坷不少。

回想起將近一年前參加中科大自主招生考試面試的場景,她下意識地扶了扶鼻梁上的黑框眼鏡。2017年6月11日下午,在面試開頭短短五分鐘內,她也緊張得兩次扶了扶這副黑框眼鏡。

那是高考結束后的第二天,顏巖從柳州坐了4個多小時高鐵趕赴廣州。這是她第二次參加中科大的自主招生考試了。高二那年,為了參加中科大自主招生考試,顏巖就提前一年參加了高考。

“中科大的物理專業是全國最好的。”顏巖數理成績優異,先后拿過數學競賽省級一等獎、物理競賽省級二等獎,她很早就確立下念中科大的理想。

為了圓夢,顏巖2016年的春節是在安徽合肥度過的。當時,中科大少年班創新試點班針對自主招生考試有一個寒假培訓。這個試點班開設于2010年,是在中科大少年班基礎上拓展開設的。中科大少年班就是傳說中的“神童班”,主要招收尚未完成常規中學教育但成績優異的青少年接受大學教育。創新試點班則將目光更多鎖定培養高端科技創新人才。

顏巖的報考是2015年,這一年,她剛好滿足具有高中畢業文化程度且2000年1月1日及以后出生的優秀高二(含)以下學生的招考條件。

顏巖的父母打聽到試點班考前培訓的消息,雙雙陪著到合肥上課。一家三口窩在中科大附近的酒店過了個年,春節前上了7天課,節后上了5天課。上的是數學和物理,顏巖現在回想起來,課程內容難度在高考之上,競賽之下。授課老師都是中科大的老師。

但2016年夏天,這次自招考試以綜合成績排名靠后而失敗告終。

“如果說高考是獨木橋,自招就是走鋼絲。”顏巖的母親說。在教育資源相對落后的欠發達地區,能通過自招這條路獲得名校通行證的人少之又少。

不過,這并不妨礙大批學生和家長加入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中。在分數之前,這場戰爭拼的是信息和資源。

2017年寒假,顏巖又一次投入自主招生的備戰中。這次培訓在長沙,是高中學校老師推薦顏巖參加的。“每年一些培訓機構會找到高中老師,找得多了誰比較靠譜,老師會有個衡量。”顏巖說。

顏巖和十幾個高三學生在長沙一家酒店里住了一周,培訓就在酒店會議室進行。每天從早上八點到晚上八點,除開休息間隙,上課時間超過十小時,之后還有晚自習。授課老師自稱是北京四中等名校在職老師。

顏巖和父母并未仔細核實他們的身份。“他們都不愿透露自己的姓名,可能這種培訓不算正規。”但為了能對自招有所準備,她很愿意上這樣的課。培訓機構也并未保證上這一周的課就能通過自招考試,只是說“有所幫助”。

如今,針對自招考試的培訓機構五花八門,亂象叢生。南方周末記者致電一家鄭州的培訓機構,咨詢人員介紹——只要3萬元學費,該機構就可以為考生提供自主招生考試一條龍服務,前期學校評估選擇、幫寫自薦信及各項材料籌備,后期筆試面試指導。

這家培訓機構自稱專注研究自主招生考試超過十年,“學校要什么,我們就把你的孩子包裝成什么樣”。該咨詢人員信心十足:“自招面試和公務員面試一樣,我們請大學老師進行模擬面試。過了我們這一關,通過率不會低于90%。”他甚至向南方周末記者承諾,如果最終沒能通過自招考試,可以退還三分之一費用。至于其他費用為什么不能退還,他給出的解釋是,需要“打點”大學老師,具體細節他不愿再作說明。

不過,從事自招工作近十年的陳彥說,高校的審核不會輕易放過這些弄虛作假的行為。以發表論文為例,面試時大學老師會和學生聊研究思路,如果是代筆,沒幾句話就會露餡。另一方面,陳彥并不否認面試問題有套路可循,但“用套路來回答套路的學生,顯然會被大學面試官認為沒有思想”。

與統招生無顯著差異

自主招生試點至今已過去15年,試點范圍亦不斷擴大,檢驗這項改革成果的標準,無疑是自主招生是否選拔出了匹配高校需求的優秀人才。

2018年自招啟動前夕,一項針對自招學生的研究引發教育界爭議。這項針對北大、清華、人大三所高校的研究發現,因自招而獲得破格錄取的學生,在學業表現等多個評價維度與統招生并無顯著差異。

該研究作者、香港大學社會科學部教授吳曉剛在接受南方周末記者采訪時表示,這項研究試圖回答一個問題:自主招生能否選拔出更優秀的學生?

這項研究的數據來源于中國人民大學中國調查與數據中心主持的“首都大學生成長追蹤調查”項目。首輪調查于2009年開展,對象是2006年和2008年入學的北京15所高校大學生,此后于2010年至2013年追蹤調查了四次。

由于早年擁有自主招生權的學校有限,這項研究僅分析了調查數據中北大、清華和人大的部分。該研究的第二作者、深圳大學心理與社會學院主力教授李忠路坦承,樣本量的不足,也是研究受限的一個重要原因。

以至于,北京大學教育學院教授盧曉東就此提出質疑。他認為,把三所高校樣本量混為一談,得出的結論有失偏頗。但李忠路透露,他們在研究時曾將三所高校樣本量分開進行過統計測量,結論竟是一致的。因此才將三所高校樣本量合在一起進行討論。

這是否意味著:拿到優先權的自招生并沒有達到普遍期待的優秀?吳曉剛根據數據分析認為,自主招生學生與普通學生在學業表現、社會表現、畢業規劃以及畢業實際去向上,沒什么明顯差異。

但盧曉東認為,自招學生的研究應該局限于大一階段,因為此后學生的各方面表現更多歸因于大學教育,而不應該停留在高中階段優秀的結果導向。

“自主招生另一個層面上是一種教育不公平。”吳曉剛說。他研究發現,往往家庭條件好、所在地區教育資源發達的學生更容易獲得自主招生青睞。

實際上,這類質疑并不罕見,因而近年自主招生考試體系也在不斷演變。其中以2012年、2014年兩次改革力度最大。

2012年,“北約”高校自主招生聯考減少了復旦、南開兩所高校。這一階段試點高校的招考標準更強調個性。北大推出“中學校長實名推薦制”,清華推出專招特優生的“A計劃”和專招寒門子弟的“B計劃”,隨后還有招全才的“卓越計劃”、招專才的“拔尖計劃”及面向國家級貧困縣生源的“自強計劃”……

也是從這一年開始,復旦取消了筆試,經過初審后直接按照2∶1的比例選擇候選人進入面試環節,減輕考生負擔。

兩年后,國務院發布了《關于深化考試招生制度改革的實施意見》,明確了高考改革的方向。同年底,教育部發布了《關于進一步完善和規范高校自主招生試點工作的意見》,進一步明確了關于自主招生的若干事項。

最大的變化有三:一是解散高校聯考聯盟;其次全面取消校薦;最后調整自招考試時間——安排在高考之后,但結果公布依然在高考分數公布之前。在吳曉剛看來,這三個變化更有利于促進自主招生走向公平公正。

2017年的盛夏,高考出分的前幾天,顏巖還是沒等到中科大發來的通過自招考試短信。她上網查詢排名,還是“差了點”。

高考分數出來后,顏巖距離中科大的錄取分數線差了10分。而高考分數比顏巖低了10分的同班同學楊宇卻上了北大。楊宇從高一開始就“搞競賽”,高二拿到全國化學競賽的“銀牌”,獲得北大自主招生降一本錄取資格。

顏巖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這事兒(自主招生)很難說得清公平”。

而2018年6月8日高考結束之后,林琳,以及新一批學生又將走入自主招生的考場。

但是對于家長而言,無論公平與否,自主招生無疑是給孩子多了一個進入名校的機會,應該好好把握。

友情鏈接: 高考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