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詢電話

400-666-3335

當前位置:首頁 > 綜合評價 > 綜合評價新聞 >
打破“唯分數論” 高校自主招生成上名校“捷徑”?
作者:管理員 日期:2018-06-06 19:19:19 點擊:

5月21日,北京大學公布了2018年博雅計劃初審結果,兩天之后,清華大學領軍計劃的初審通過名單也正式出爐。至此,90所高校的自主招生初審名單全部公布完畢。

2003年,作為高考招生改革的重要嘗試,教育部批準部分高校開展自主招生試點,允許高校通過自主面試或筆試的方式,為通過最終審核的學生提供降分錄取的優惠政策。

盡管依照教育部的規定,試點高校自主招生名額大多要限制在總錄取人數的5%以內,試圖通過自主招生躋身名校的考生數量卻在急劇增長。

根據教育部陽光高考網公布的信息,今年,自主招生總報名人數突破80萬,相比于去年60萬的自主招生大軍,增幅達三成。自主招生報名人數的大幅跳漲始于2016年。“2015年還只有15萬人報名,16年就漲到了50幾萬人,17年60萬人左右,今年則超過了80萬人。”

新高考改革的一個重要作用,便是在招生錄取過程中降低高考分數的權重。“清北(清華北大)一類的名校將招生的名額投入包括自主招生、綜合評價一類的自主選拔之中。高校傳遞出一種招生的信號導向,就是更希望通過自主選拔的方式招收學生。學生會很自然地認為自主招生是一種比較理想的升學途徑。”

2014年,國務院頒布了《關于深化考試招生制度改革的實施意見》(以下簡稱《實施意見》),宣布新一輪高考改革方案,并將改革目標指向了打破“唯分數論”的高考招生錄取制度,建立“立交橋”式的多元選拔評價體系。

新高考改革下,高校招生自主權不斷擴大,以分數作為唯一錄取選拔標準的“高考裸分時代”正在成為過去式,自主招生開始被更多的人視作通向名校不可或缺的上升通道。

自主招生受熱捧

2016年之前,學校每年報名參加自主招生的應屆生只有寥寥數人,而到了今年,報名人數猛增至近百人,浙江蒼南縣靈溪中學的教科室主任林松見證了學生對自主招生參與熱情的高漲。“前幾年參與的學生只有少數,自招能夠通過的也相對較少,這兩年學校報名和通過自主招生的人數都有大幅提升。”

過去學校和地方教委對自主招生工作相對忽視。但近兩年,縣教委將自主招生納入到了中學高考成績的考核之中。“過去只是依據高考裸分上線人數對學校進行考核,這兩年教委將沒有達到分數線,但成功通過自主招生的學生也納入到了相應錄取批次的考核中。”

2015年,市面上的自主招生培訓機構屈指可數,而今年在全國范圍內,有一定規模的自主招生培訓機構達到了三十多所。而這些機構大多在2016年上半年成立,并且體量較大,年營收超過千萬。

中國高校自主招生始于2003年,在最開始的自主選拔錄取試點工作中,只有22 所高校獲準在一定規模內開展自主選拔錄取工作。教育部試圖通過高校自主招生試點的形式,打破過往僵化的考試招生錄取制度,探索以統一考試錄取為主、與多元化考試評價和多樣化選拔錄取相結合的新機制。隨后,自主招生試點高校的數量逐年增加,2015 年達到了90 所。

“非裸分時代”來臨

高考“裸分時代”的逝去,正改變著人們對高校自主招生的認知。

新高考制度和舊高考制度的根本區別在于,是否能夠充分發揮高校在大學招生錄取中的主體性作用,使高校從被動錄取轉向主動招生,打破以分數作為唯一錄取標準的窠臼。“在新高考改革下,高校的招生計劃主要用于自主招生,考生通過‘裸考’進入頂尖大學的可能性變得微乎其微。”

盡管國務院2014年頒布的《實施意見》中指出,“要嚴格控制自主招生規模,現階段不擴大試點高校范圍和招生比例”,清華、北大兩所學校廣義層面的自主招生選拔規模已經遠遠超出5%的限定值。

在一些新高考改革試點省份,每年清北兩校通過各類自主選拔方式錄取的學生人數甚至達到了70%—80%左右。去年,清華大學在浙江招收150人,但通過三位一體、自主招生、領軍計劃一類自主選拔形式的錄取人數達到105人。北京大學在浙江錄取200人,高考裸分錄取人數只有12人,占比不足6%。這本身體現了新高考改革后,高考成績在招生錄取評價體系中權重的降低。

多元的招生錄取機制對單一的裸分錄取方式造成沖擊,自主招生被視作升入名校的綠色通道。有自主招生資格的學校都是中國的頂尖學校,這些學校的高考分數要求較高,如果通過自招獲得降分錄取資格,勝算就會比較大。

一所浙江高中,學校2017年高考分數學校排名第一的學生,在全省排一百三十幾名,最后只上了上海交通大學,另一名學生高考成績在學校排二十多名,全省排三千多名,但最后通過自主招生的方式上了北大。在以分數定勝負的舊高考規則下,普通學校的學生只憑高考裸分成績,可能沒有辦法進入清北。最后超級中學越來越強,普通校越來越弱。在新的自主招生規則下,普通學校只要肯努力,就有實現逆襲的可能。自主招生讓一些普通的中學看到了希望。

曾經教育資源相對偏弱、對自主招生認知偏低的普通學校也開始加大對自主招生教學的支持力度。過去這些學校管理者認為自主招生只針對那些超級中學的成績拔尖學生,并且認為自招會影響到正常的高考復習,所以大多持觀望態度。但這兩年,學校里一些非競賽背景的同學靠創新潛質也獲得了降分優惠,這顛覆了一些學校管理者過往對自主招生的認識。

競爭激烈

盡管“新高考”改革已經啟動,自主招生的探索仍屬于90所高校的小范圍試點。

從清華、北大、復旦等幾所名校公布的自主招生初審信息來看,初審通過率持續走低。其中,復旦大學2018年自主招生共有一萬五千余人報考,報名人數較去年增長近兩倍,但在初審中,僅有七百余人順利突圍,初審通過率僅為5%。而在復旦大學3月公布的《自主招生簡章》中,計劃錄取的上限人數僅為170人。

盡管相對于其他高校,清華大學擁有更多的自主招生權限,每年能夠獲得自招入場券的考生比例同樣很低。今年報名清華大學普通自主招生的人數共有近三萬人,最終只有1172人通過初審,初審通過率只有4%。

這幾年,自主招生的審核要求越來越高。對于學生來說,競爭也越來越大。雖然報名人數快速增長,但其中大部分人屬于陪跑的角色。也有很多的‘無效申請者’,沒有提前研究高校的自主招生簡章,缺少與高校報名條件相匹配的成績或經歷,只是申請前‘臨門一腳’。

今年,各高校的自主招生簡章明確提出了三類報考條件,分別是研究創作類、突出才能類和奧賽獲獎類,但對競賽具體獎項的等級未做出具體要求。武漢大學甚至首次在自主招生報名條件上,刪去了“學生在高中階段獲得各類競賽名次、發表論文和獲得專利成果的享有優先資格”的規定。

五大競賽成績依然是自主招生審核通過的隱性條件。“高校并沒有明確將五大競賽成績作為篩選標準,但問題是還有哪些具有區分度的成績能夠代表學生的實力?五大競賽參與人數廣,科學性和社會認知度高,高校方面普遍比較認可。其他競賽的參與人數難以把控,科學性以及社會認知度相對較低,可能會引起大家對選拔公平性的質疑。”

新高考改革下,“唯分數論”的單一錄取機制將會進一步被多元的招生錄取制度所替代。硬性的成績指標依然會是名校招生的重要考核標準。“雖然裸分在高考錄取中的權重會降低,但并不意味著成績不再重要。成績依然是招生錄取背后的隱形關卡,這是任何一個招生評價體系都無法改變的。”

友情鏈接: 高考引擎